[LOTR] 百年之前 A Name to Last For All Eternity

應隨緣新年活動裡萌汉药掌柜這位的要求,第一次寫的LOTR!(隨緣點這裡

分級:Pre-slash
人物:Aragorn、Legolas
概要:設想Aragorn在遇到Arwen之前如果先碰到了Legolas


A/N
1.
第一次嘗試:) 書不在手邊,有什麼bug請盡量戳沒關係。雖然勉強有尖耳朵被咬可是其實一點都不萌也不甜,對不起許願人owq
2.
我跟ElladanElrohir不熟,雖然已經盡量避免描述到他們了,但還是聲明一下關於他們的段落均屬虛構。
3.
文裡的A有一些被演員影響的影子,請確定可以接受再往下看。
4.
我知道原作裡這時點AL兩人並未相遇,但因為實在無法無視Arwen的存在和Aragorn20歲便愛上她的這件事實,所以只好安排在這個時間owq
5.
話很多,非常感謝你看到這裡。
I own nothing.






年之前 A Name to Last For All Eternity

  那是許久以前,Sauron還蟄伏在陰影之地裡,人皇和暮星尚未相遇的時候。
  當時
Aragorn還叫做Estel,他從小在伊姆拉崔長大,Elrond待他如子,而ElladanElrohir就是他的兄弟;他一生都與精靈密不可分地聯繫,這便是他與其中一個相遇的故事。




  Legolas承襲了祖先的名字,綠葉,他在幽暗密林的深處成長,和所有族人一樣身姿輕盈,善於傾聽樹木的聲音,應著溪水的旋律歌唱。木精靈們並且懂得如何釀出山脈以東最香醇的美酒,同時擁有驚為天人的絕佳酒量。
  他第一次見到
Estel是對方和Elrond的兩個兒子一起自東方歸來,衣衫磨損且眼神疲憊。他很快便從耳語中知道這個登丹人是誰、知道預言是怎麼說,ElrondMithrandir又是怎麼相信。但這個人在Legolas眼裡遠遠太年輕了;一開始他不怎麼說話,好像還停留在戰鬥的震撼之中,和Sauron的敵對是多辛苦的,他該背負的又是多沉的重擔,而這個人類卻只還見過了不足20次的冬天,也根本還未意識到自己未來到底會踏上什麼樣的道路。

  但是精靈從不多說什麼。他們不再涉入中土世界的命運。


  幽暗密林的
Thranduil國王邀請他們一行人留下來休息,讓綠意盎然的森林療癒身心,恢復生氣。精靈從來不趕時間,他們總是願意多花時間跟世界相處,因此他們沒有拒絕國王的好意,梳洗後換上木精靈大方贈與的衣物,那是和樹木一樣樸素卻色彩豐富的紋樣,於是突然之間,他們就變得跟其他精靈一樣整潔而優雅。

  火光搖曳,旅人們顯得放鬆許多,輕語在夜晚的樹林裡和自然中的聲響交織綿延,彼此纏繞。


  
Legolas作為主人也參與了晚宴,坐在父親身邊的他很安靜,眼神卻銳利地持續觀察。

  平靜下來的
Estel看上去幾乎和ElrohirElladan一般美貌,他間或參與他們的討論,眉眼溫和卻不軟弱,瞳孔深處有閃動的光,讓他有著精靈的莊嚴,更有王者的尊貴。此時的他才20歲,Legolas也還是少不更事的年紀,卻就已在他臉上看到數十年後的光華,並為此震懾,同時奠定了他們並行百年,出生入死的情誼。




  那一年他們在那裡待了紀曆一個月的時間,Legolas認識了所有來自伊姆拉崔的精靈,卻唯獨和登丹人Estel最熟稔。說不定是因為他們的年紀,在一群精靈中稚嫩如幼兒的Estel跟同族中相較之下年輕的Legolas。他發現除了高超的打獵或是戰鬥技巧,Estel擁有不輸精靈的學識和詩歌素養(但他真的太年輕了,他最輸的就是這一點了),有時夜晚他會和Elladan跨越河水回到山毛櫸的廳堂,他們歌頌著伊爾碧綠絲,唱著大船與港灣,當浪濤在他眼中湧動,他會在年輕的Estel眼中讀到登丹人血脈相傳的、對海洋的嚮往。

  他很開朗,比所有精靈都急性子,又好像永遠都不會疲倦。


  他口中的精靈語帶有伊姆拉崔微弱的腔調,可是喚著他的時候卻跟別人不一樣地,會加重
Legolas的第一個音節,讓這個名字聽起來有了不一樣的生命。

  
也發現Estel比起一般人(當然他指的是精靈;他又不認識多少人類)更喜歡,或說更習慣用身體碰觸來表達情感。相熟了之後幽暗密林至少有五六個精靈被他嚇到過,Elrohir只是搖搖頭,說他們早就放棄搞懂Estel為什麼堅持要這麼做了。

  也許這跟精靈的天性有關,他不知道,但他在第一次被對方猛地抱住的時候確實有些不知所措。這不是他們的方式,精靈會以平穩的聲音彼此招呼,微微的彎腰或者輕輕的頷首,而不是全身相貼的擁抱。但他後來就習慣了,習慣
Estel時常的勾肩搭背,他確實尊敬所有的精靈,但卻用自己的方式傳達他的熱情。

  那時他還不完全知曉自己的身世,他還有躍動的眼神、還有宛如奔馳在原野上的笑容。




  然後,夏天來了。

  
Elladan回去伊姆拉崔向父親匯報情況,Elrohir則往羅瑞安去接妹妹Arwen,只有Estel留在Thranduil的國度,也許是因為還那麼年少,他非常渴望看過更多面貌的世界。

  時光靜好,那段短暫的日子裡東方的威脅彷彿不存在,那是大戰結束前
Estel最後一次讓自己完全地放鬆,離開幽暗密林後他就得回了原本的名字,從此揮別無憂無慮的生活。

  
Legolas記得,那是仲夏即將來臨的某一天,只有Estel和他兩個人,走出森林的邊緣,陽光炙熱,平原自他們腳下展開、一望無際,令人心生嚮往。視野的盡頭是高聳入雲的迷霧山脈,在白霧中模糊了輪廓;遠方有著大河安都因,而精靈的聽力可以延伸到非常遠的範圍,他聽見隱約波動的水流聲,淺金色的髮在風中飛揚、有森林芬香的氣味,眼睛則在日光下發亮,讓Estel一時之間看得入迷。

  他們談論未來與過去,故事與傳說,
Estel告訴他父親過世時自己才兩歲,目光微微失去焦距,眼裡是Legolas相當陌生的悲慟--他從未失去過至親,那是他還不了解的情感。

  
Legolas也告訴他那一些非常、非常古老的傳說,關於跨越海的那一側坐落著的島嶼是多麼美麗,關於創世的神話、精靈的分裂、幽暗密林木精靈的定居、Sauron的崛起是如何影響他們。伊姆拉崔和幽暗密林的故事有微妙的不同,講述更多北方的細節,他們偶爾會爭論,但總是會繼續說下去。Estel不曾露出厭倦的模樣,他傾聽的神情是那麼認真,Legolas在不知不覺間就會講得比自己想像得更多更多,他也說到努曼諾爾島陷落的故事,月光下Estel靜默到彷彿哀悼的神情他想他漫長的一生都不會忘記。

  有時候說到精彩之處兩個人會無意識地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Estel的指尖擦過Legolas的臉頰,不習慣卻不反感。因為沒有人率先退開,他們就維持著極近的距離繼續說話,偶爾Legolas意識到的時候會發現,自己甚至已經盯著對方的臉龐好一段時間了。

  然後
Legolas說他想看看安都因,Estel說好。

  他們沒有騎馬,而是步行,
Estel別著他的劍,Legolas揹著他的弓,世界就在他們眼前。




  「精靈都不會冷的嗎?」

  「這種風剛好,我們對大自然有很強的適應力。你會冷嗎?」


  
Legolas轉頭看身邊的人,Estel只是給了他一個白眼。「只要繼續走就不會。但是我餓了,我們的食物是不是吃完了?」

  精靈笑了起來,輕盈地,就像在水面上跳舞一樣輕。「我的還有,是你吃得太快了。」


  「我又不像你們,不怕痛又不會餓。」


  「我以為你已經習慣了。」


  
Estel放下水壺往前撲向他,Legolas大笑著避開,兩人在與人等高的草中纏鬥,Legolas很快、但Estel技巧更好,在被弓撞到額頭兩次之後他就成功地壓住了Legolas,呼吸溫熱他的耳弧,一向略低的體溫在他覆蓋的地方變得燙人。

  
Legolas掙扎,笑聲沒有停,薄靴跟卡在Estel的腳踝之間,「我不相信我會打不過你。」

  
Estel也笑,咬了面前的耳尖一口,比想像中更柔軟溫潤的觸感,「認輸吧!」

  精靈特有的尖耳朵變得紅潤,微微發熱,
Legolas大叫:「會痛!」

  「我想也是,」
Estel跳起來開始跑,笑聲無比歡快,在無人的平原上被風帶得很遠。


  
Legolas只花了二十秒就追到他,「我要把你的耳朵割下來。」

  「不要衝動,它們可不會自己長回來。」


  
Legolas想揍他,Estel衝他大大地笑,牙齒潔白。「快來,安都因就在前面了。」

  「我不會忘記的。」


  低身撿起自己的水壺,轉回來的
Estel湊過來用力親了他一下。「那你也可以順便記得這個。我們走吧!」

  --濕濕熱熱的。


  
Legolas頓了一下,花了一點時間思考;他有過最相近的經驗是他的馬蹭著他,但這不太一樣。它更短促也更直接,Estel的嘴唇很軟、比看起來軟,還有刺刺的,新生鬍髭的觸覺,精靈幾乎不會長鬍子,那種輕微的搔癢感在嘴邊流連不散。

  當時他從來沒想過那代表什麼,如對方所說,安都因就在前面了,河面霧氣蒸騰,他可以感覺得到奔流的河水就在腳下、震動土地,他的心思很快被攫住了,親眼看見總是有特別的魔力,那個不知是不是吻的吻,就這麼被擱置了下來。


  日後每當他重新念起這段回憶,總是僅開了頭就阻止自己繼續細想下去。
Aragorn已經走了很遠,那個僅此一次的吻是他們之間的秘密,他不想要去想、他不想知道自己是不是曾經和什麼永遠地擦身而過。



  但那年北方的夏天很短,安都因上濃重的水氣原來是陰天的前兆。

  
ElladanElrohir不久之後就從西邊歸來,帶來了Elrond的口信,Estel以他自己的禮儀和所有此處的朋友們道別,一個接一個,最後是Legolas;他們擁抱了很久,Estel用力握住他的手,說他們還會再相見。

  「我相信我們會的。」
Legolas向他微笑,「我還有仇要報,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你聯合所有人灌醉我的事情。」

  「那是很棒的晚上,不是嗎?」
Estel意有所指地眨眨眼,他們同時想起他隔天悲慘的頭痛。然後他正色,年少的不羈突然之間變得安靜而內斂,「我不知道未來還有沒有機會踏足此處,但我會想念你,我的朋友。東方的勢力正在崛起,半獸人總有一天會跨越羅馬尼安的界線。請你們務必小心,Sauron的魔爪從來都不留情。」

  「我們會的。」
Thranduil向他保證,睿智的眼睛裡有著自信。「幽暗密林的精靈從不害怕半獸人,他們砍倒樹木、焚燒土地,他們將永遠不會是我們的盟友。」

  然後他們道別,
Elrond的兒子們低頭致意,步伐無聲地踏著落葉離開,Estel跟上他們的腳步,肩上箭筒裡有Legolas送他的小小餞別禮--一支刻著他名字的精靈箭矢,那是來自朋友的祝福,他後來也一直帶在身上--,他只回了一次頭,而後木精靈們站在原地,看著那一行人的背影消失在層層相疊的林木裡。



  這是很有趣,也很弔詭的,只要你跟精靈以外的人成為朋友,就注定得面對永恆的別離。

  
彼時Legolas還太過年輕,還不明瞭, Aragorn甚至還只有二十歲,他真的也還沒有想到。

  
Estel展現給他的是完全不同於自身的生命,跟精靈的綿長且平穩有著本質上的不相同,他的反應很快,感動於當下的酒或當下的美景,充滿躍動的生命力,不放過任何機會,而因為即使是登丹人的長壽在精靈眼中都短到不值得一提,這些全是他從沒想過的嶄新視野。

  多年之後他們一起打那場第三紀元最重要的仗,
LegolasGimliAragorn作孩子。精靈長得慢也老得慢,他們用不一樣的維度來計量生命,一開始他並不在意長年的分離、偶爾的相聚,但在漫長的征途中他才發現,時間在Aragorn身上原來跑得那麼快。

  他每次回憶起初遇總是先覺得自己當時幼稚的不可思議,但那段記憶會柔軟地充斥他的心臟,美好得閃閃發亮。火光裡的
Estel是他最初的印象,可是草原中的相伴才是他們真正碰觸到彼此的時刻;再之後當遠征隊結成,Aragorn已蛻變為一個滄桑而疲倦的戰士,頸子上掛著皎白的暮星,曾經清澈的雙眼如今深不見底。



  世界的齒輪之上歲月如流,即使是第三紀元最長、事情最多的這一百年,也不過就只是一眨眼而已。第四紀元的開始他們依然聚少離多,Legolas曾回到家鄉,也曾遊走各地幫助眾人重建被半獸人破壞的家園,接著才來到剛鐸,重新和MerryPippin相遇。

  接著,哈比人們都走了。


  而最後那一天,他看著
Aragorn永遠地躺下,再也不會睜開眼睛。

  每個人都在替暮星哀傷,只有
Gimli最清楚他的感受,那是並肩戰鬥過的人才能共有的羈絆。Legolas覺得這就像是心裡空了一個洞,並不哀慟,但卻是空無。因為精靈漫長的生命,他們通常並不會有太強烈的情感波動,不會去深究彼此的喜愛是來自什麼,該用什麼字眼去定義;他們雖然不會痛哭流涕,但也絕對不會遺忘。Gimli什麼都沒說,但他陪著Legolas一起建造了那艘最後的船,與他共同出航。他們是彼此最忠實的陪伴,從此將中土世界拋在身後,不再回頭。


  百年之前他們相遇,百年之後他們永久地分離。

  渡海之後他曾經,一兩次,在夢裡回到那天的格拉頓平原,年輕的
Aragorn向他大笑,臉龐鮮明得他幾乎不敢直視。嘴唇上的濕熱也是仿如昨日,Aragorn用力親了他一下、那幾乎算不上是吻,然後他們走到安都因河畔-他近乎渴望地看著一切重演,然後在猛然醒轉的時候,突然就理解了當年他匆匆轉開的那一個眼神。

  不僅是朋友,所有第三紀元末期離開中土世界的精靈也都共有一種近似於鄉愁的情感。灰精靈們都隱隱想念著羅馬尼安的森林,
Legolas也明白自己再也不會看見安都因了,只有在夢中才能回到那裡,而發現自己記得比想像中遠遠更多的細節;那天的氣溫、那天的陽光、那天Aragorn壓在他身上的體溫。他一直不懂自己的在意從何而來,但現在、相隔多年後重新看到那對眼眸,他想起了自己在哪裡看過那種眼神。
  那和加冕大典上Aragorn看著Arwen的眼神,如出一轍。

  --他不懂自己的在意從何而來,此刻那些人都已遠遠離去。


  霎時連從草地上坐起的力氣都失去,
Legolas抬手遮住臉,第一次覺得星辰的光芒太過耀眼。



  人皇Elessar的名字從史書上流傳下來,他的陵寢往後Reunion Kingdom每一任國王都將視之為聖地。但那終歸只是文字的紀錄,LegolasMithrandir永遠會記得的是當年一起行走荒野,替他們擋劍、替他們守夜的那個人。

  精靈不會死去,邁雅更有近乎維拉的生命,他們會一直一直將朋友放在心底,就如同即使後代子孫在時代的縫隙中遺忘了暮星的身影,她永遠的家人們也不會有一天忘記。正如
Elrond沒有一日不思念摯愛的女兒,Legolas對中土世界的記掛便是Aragorn,心裡好像、好像有一個位子會永遠寫著他的存在,無論他用的是什麼名字,無論他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



  他們將會跟隨世界與精靈,直至洪荒盡頭。
  在那裡他們終將再次相遇,再不分離。




-Fin.
30 Jan, 2012




19 Feb, 2012(只是筆記自己心得的)後話:

本來覺得在blog這裡跟SY那邊的回覆中把想說的都講了,但想一想還是補上一點自己的感想……:$

LOTR對我而言一直是一部無法企及的作品,喜歡到不敢寫衍生的程度,也許有點理想化,但
那是我甚至想不到該以什麼詞來形容的高度XDrz  Aragorn和Arwen某種程度上算是我的童話故事,我盡力在不違背自己內心相信的人物形象的前提之下完成了這篇,希望不會太OOC了。Orz

雖然有些東西我至今也無法懂得如何用文字去描述,但感情應該是不必有任何形式的限制的,我想AL這兩人之間存在的任何情感,即使不用愛情這個字眼去侷限,也都是非常真實而珍貴的。

基於這是第一篇、估計也是最後一篇LOTR,開一個分類好像不太必要,我正在苦惱到底要把這篇分在哪裡
……(艸)

Comments

  1. 在SY看到的時就被妳美麗的文筆感動到幾乎要落淚了,後來公佈名字才發現:原來作者是妳!!!!Q︿Q
    雖然不特別萌這一對,可是妳行文之間的Aragorn和Legolas是那麼年輕、那麼美麗也那麼哀傷,教人無法不動心啊……

    我真的好愛妳的文筆……

    另外也好期待妳的翻譯。>//////<

    ReplyDelete
    Replies
    1. 每次都很謝謝妳的回覆、真的>/////<
      隔了一個月回頭看仍然覺得有些生澀的地方,妳的話語總是給了我很多動力:$

      其實我本來也沒有特別萌這對、應該說我沒有萌這部的任何一對(爆),是在SY看到願望之後才突然想到的XDD 如果沒有太OOC的地方就好了!

      因為最近學校、還有家裡的事耽擱了,翻譯希望這星期之內就可以把後續更新上來~

      Delete
  2. Navi桑新年快樂:)
    這篇留言來得很突然,希望不至於太唐突。
    哈比人電影上映後我被回憶捲進11年前的魔戒熱潮裡,拜咕狗大神所賜搜尋到你的這篇文章,看作者名字很熟悉心想天啊不會吧,然後一路從隨緣居連到這裡。

    這篇雖然是一年前的作品了,仍讓我讀得惆悵與心痛。
    那個年輕的、充滿活力與笑聲的Estel躍然紙上,那個溼熱而短暫的吻,他看Legolas的眼神,因為精靈永恆的生命而永恆地存在於已經不年輕的精靈的記憶裡。



      --他不懂自己的在意從何而來,此刻那些人都已遠遠離去。
      霎時連從草地上坐起的力氣都失去,Legolas抬手遮住臉,第一次覺得星辰的光芒太過耀眼。



    物轉星移,一切早已不復從前,而他還活著,最痛莫過於此。
    這篇文章的文字非常美,雖然遲了,仍希望能表達我對這篇文章的喜愛。

    ReplyDelete
    Replies
    1. 哇不好意思我這麼晚才回(艸)
      不用擔心唐突的,隔這麼久再看到熟悉的名字感覺真好:DD
      謝謝妳的留言,這篇在現在看來仍有不少不成熟的地方,但我還是非常高興妳看到了我想捕捉的、年輕而意氣風發的他們;那是我最喜歡、也最沒辦法的類型了(每看必痛的意思XD)

      題外話,十年前魔戒剛上映也覺得Legolas真帥,現在每次重看視線卻都是一直追著Aragorn跑......(咳咳)人皇實在太帥啦>////< &哈比人好好看哦,一起期待之後的續集們,以及楓舞雪農曆新年快樂~

      Delete

Post a Comment